鲶里鲶利耶维奇

水际人家尚闭门

木乃伊和春天的夜晚一起被砌在雾气里。

我在想要怎么才能把这些东西用画表达呢?画框中的鱼比喻作品中的纯粹的生命能量,画的是观者在体验它的一刻,也是被凝望的一刻。

每当从这种值得珍惜的喜悦梦境中醒来,在半梦半醒的宁静中也有一种恍然感,这个梦像一种我无法触及的光明。它就像在房间里的光,照亮了窗外层层的楼房,但它又不能真的照见什么。我为那玻璃上的光晕所吸引,但并不想握住或是触及它……只想被它笼罩一会,让手沾到光明 ​​​

我喜欢在墓地里观测探访者,看他们面对墓碑做的事情,或低声絮语,或泫然欲泣,或进奉瓜果,或默然而立……但那些言语和食物都不能再为死者所倾听和接受,在这样的行为背后我常看到一种纯粹的、澄澈的、无用的热情,它多少有点可笑但很美好。我想,这是一种仪式感。
画的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奥斯卡·王尔德的墓碑,它因上面的吻痕而闻名,人们在那里留下一吻来表达对王尔德的爱慕之心。久而久之就亲满了……整个墓碑上满是粉红色的唇印、口红沁出的油渍,甜蜜又恶心(x)【后来那个墓碑被清洗了一遍,罩了玻璃罩子不让亲啦】
来到这里的人们携着表示爱的红玫瑰,向勇敢之爱致意的绿色康乃馨,或是王尔德曾经的最爱——百合和向日葵,来到这里。人们以鲜花、亲吻、笑和爱,来纪念他。这是我见到的最有趣也最美好的仪式感。
我想在夜晚放一朵玫瑰花在斯芬克斯撅着的嘴唇上,再一吻它的嘴唇,但因爱得胆怯只是蹭到了它的唇边。每当我在,极苦涩的境遇中大笑出声,在悲哀中叩问悲哀的意义和美丽,在告诉自己要幽默诙谐的时候,在勇敢的一刻,在臣服于爱的一刻,我常常想到王尔德。

这爱就让夜晚的星星知道吧

(这次是画完的啦!)梦里是我与过世的亲人,空茫和浅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