鲶里鲶利耶维奇

水际人家尚闭门

每当从这种值得珍惜的喜悦梦境中醒来,在半梦半醒的宁静中也有一种恍然感,这个梦像一种我无法触及的光明。它就像在房间里的光,照亮了窗外层层的楼房,但它又不能真的照见什么。我为那玻璃上的光晕所吸引,但并不想握住或是触及它……只想被它笼罩一会,让手沾到光明 ​​​

评论(26)

热度(714)